歡迎訪問:黃梅戲在線!弘揚黃梅文化,發揚黃梅精神! 祝全國戲迷朋友萬事如意,闔家幸福!

黃梅戲微信公眾號

贊助商廣告

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博客文章  »  黃梅戲《梁祝》全本劇本——黃新德和馬蘭版

黃梅戲《梁祝》全本劇本——黃新德和馬蘭版

編輯日期:01-01   來源:中國戲曲網   作者:黃梅樂園   點擊:加載中

梁山伯——黃新德飾
四九——周珊
學友——劉洋、王成
師母——胡玉潔
祝父——陳小成
祝母——孫懷仁

一個故事唱千載。梁山伯和祝英臺,一雙彩蝶傳情愛,今日又向花叢飛過來。

第一場 柳蔭結拜

(貼旦扮銀心,書童裝,肩挑書箱上,回望向內招手,輕呼:“小姐”)

(生扮梁山伯右 、旦扮祝英臺左,儒服同上)

生:山溝里走出我梁山伯旦。

旦:繡樓上走出我祝英臺。

(四九內喊:公子……)

生:四九!(小生扮四九上)

小生:公子,你慢點!

(旦與貼旦、生與小生繞場行介)

生:赴杭城拜求名師求學業 。

旦:籠中鳥自由自在飛出來。

生:牛背上哪見過這大千世界。

旦:出閨房才領略地闊田開。

生:小山溪怎比的錢塘潮頭萬馬奔騰。

旦:小花園怎比的博大山川敞開胸懷。

生:從未見這許多莘莘學子把步邁。

旦:路邊花迎來客笑紅了腮。

(生從石跳下,旦欲摘紅花。)(小生與貼旦忙同止生旦)

小生:公子!

你現在是書生了!(同介)

旦:小姐!(旦驚,忙止貼四顧)

(旦點頭介)

生:哦,對了!

(生、旦儒走,對遇互做拱即回身,生、旦回顧驚,小生、貼旦亦之)

小生(向生):公子,這里有一棵柳樹。

我們去歇歇!(同介)

小旦(向旦):還有個凳子。

(生、旦然之,理衣)(小生貼旦相撞,貼抱頭呼哎喲,小生見狀亦抬腳呼之。二人搶座。)

小生(向貼旦):喂,你讓開!

貼旦(向小生):你讓開!

小生:咦……我先來的嘛!(小生擠貼旦介)

貼旦:我先到的!貼旦推小生介)

小生:你哪像個書童啊,割草的!

貼旦:你也配挑書箱,放牛的!

小生:割草的!

貼旦:放牛的!

小生:割草的……
(同介)
貼旦:放牛的……

(生)

旦(向貼旦):銀心!

(同介)
生(向小生):四九!

生(向小生):休得無禮!

旦(向貼旦):休得無禮!

貼旦(向旦):他欺負人!

小生(向生):她不講理!

旦(向貼旦):還不讓開!

旦(向生):這位仁兄。
(同介)(旦笑顧貼旦介)

生(向旦):家童無禮。

生:若有得罪

這廂賠罪!(同介)

旦(向生):
(生旦作揖,碰額。貼旦、小生笑之,旦羞袖揮貼旦。)

旦(向生):這位仁兄,請坐!

生(向旦):請坐,請坐!

(生坐介,旦坐而起,遠生復坐。)(小生、貼別坐書箱介。)

生:但不知這位仁兄要到哪里去呀?

旦:前去杭城拜求名師。

生(喜介):你也到杭……

旦:怎么,這位兄長……

生:我也是到那里求學去的。

旦:這么說來你我一路同行了!

生:是啊,幸會!

旦:幸會!

生:幸會!

旦:幸會!

生:但不知這位仁兄尊姓大名,從何處而來呀?

旦:小字祝英臺,橫河那邊祝家村。仁兄呢?

生:賤名梁山伯,高山那邊梁家莊。

旦(拱手介):梁仁兄。

生(拱手介):祝仁兄。

旦:梁仁兄。

生:祝仁兄。今日你我幸會,又一路同行,真可謂是志同道合啊!

旦:志同道合?

生:是啊!

旦(驚問):敢問仁兄有何大志啊?

生:大志!

旦:啊。

生(搖手):不敢不敢!

胸無大志修出口,自幼種田滾山溝,只因酷愛詩書禮,好心塾師勸我杭城把師求。我只想中個秀才回鄉走,教鄉童,愛聽那書聲朗朗樂悠悠,掙得學奉供老母,再添置十畝薄田兩頭牛。(貼旦向旦嬉笑介,旦笑介)

生(向貼旦):你笑什么?(向旦)祝仁兄,你呢?

旦(起介):有多少,
有多少古賢才心中常激勵,慕他們才高志遠建功奇。女媧補天才有天和地,不出個繅絲女哪有這錦繡衣,昭君和番成大事誰不敬才女蔡文姬。

生(笑介):哎呀,我說祝仁兄你怎么說來說去,盡比的是女人啊!(小生驚嘆介)這不是長女人的志氣,滅我們男人的威風嗎?
小生(驚問生):這都是女的啊?(生點頭然之,笑介)

(旦思介)

貼旦(向旦):壞了,包子破了露餡著!

(貼旦扯旦衣介,旦揮之)

旦(向生):女人尚且有大志,何況我等……何況我等是須眉。

生(驚介):聽你這么一說,我還真長了不少見識。(旦松氣,貼旦向旦豎指介)

小生(笑介):公子,這下你服氣了吧!

生(向旦):祝仁兄,聽你談吐不凡胸懷大志。我有心與你。。。與你結拜弟兄!

旦:結拜!

生:你看如何?

(旦背面,與貼旦遞色互應,旦轉面拱手介)

生(喜):好,但不知你貴庚多少?

旦:二八佳。。。(貼旦忙拍旦介)加一 。

生:這么說,愚兄癡長一歲。

旦:長者為兄,理當受小弟一拜!(向生禮揖介)

生(扶旦介):只可惜這柳蔭之下,無有香火。

旦(想介):你我搓土為爐,插柳為香。

生:插柳為香!好!

今日結拜為兄弟。

旦:同窗共讀兩相依。

(生旦至柳蔭下,折枝。)(貼旦與小生相視而笑,為之。密語)

生(向貼旦伸小指):勾勾手來發個誓。

旦:
誰要是變心啦……變成黃狗嘴啃泥。就你就你……

生:
(生、旦跪,撮土插柳,共拜。)(小生、貼旦亦為之。)

第二場 學館立歸


(幕后:
兄弟情隨著日月長,如今已是桂花黃,未料師母出難題,這一對兄弟怎住一房,這一對兄弟怎住一房!)(生搬書箱上,放箱于地,旦搬椅上)

旦:梁兄,把這只箱子也加上!(旦放椅至桌前)

生:加那么高做什么?

旦(不耐煩):叫你加上就加上嘛!(旦走到箱前,生忙止旦介)

生:好好我來。(生將書箱搬至一摞書箱上介)賢弟今日你搬過來和我同住,真是太好了!

旦(疑):好么事?

生:好向你請教,好求你指點哪!

你作文好似那快馬追風多歡暢,我提筆卻似那老牛爬坡難上崗。從今后求你燈下多指點,也使我,磨芝麻冒點油來出點香。

旦:她不知真情喜住一房,難壞了英臺結愁腸,雖說他為人憨厚是兄長為他為我,還須巧妙吧真身藏。

(內:祝英臺……凈紅鼻、丑各扮學友上)

凈:老……老先生叫……

丑(搶):叫你去!

旦:梁兄,我去去就來。

生:哎。

(旦下)

凈:梁山伯你和祝英臺同住啦?

生:是啊,是師母娘叫我們同住的。

丑:哎呦,你真好福氣!

生:什么福氣?

丑:你看看她的耳……耳朵。

凈:再摸摸她的小手。

丑:
看看她是真男人還是假……(同介)

旦:
生:哼,不要胡說!不要胡說!(凈、丑笑跑介)

丑:
吆,拜見師母!(同介)

凈:
老旦:哎呦,免著,免著!(老旦扮師母上)
老先生前堂教學娃。搖頭晃腦一屋子喜鵲叫喳喳 。一個個,學問不大肚子大,要吃要喝,好似滿塘魚泛花。今天我要立王法,不然要累壞我老師媽。

梁山伯,梁山伯啊!

生:不知師母駕到,未曾迎候,還望師母恕罪!

老旦:哎耶, 莫像你先生那樣,酸溜溜的,陳年老醋。師母娘,我可是一支紅辣椒,喜歡個脆。

生:是的,是的。師母,請坐!(老旦坐介,旦那試卷悄上)

老旦:梁山伯,這學生越來越多,房子不夠住,只好委屈你們和房并住。我知道你和祝英臺是結拜弟兄,就做主讓你們住在一起,這個主做的可好?

生:太好著!

旦(站窗前,低聲怨):還好咧,餿主意!

老旦(看旦房,起介):哎耶,你看,你看。英臺才搬來,就收拾的干干凈凈,床是床被是被,窗臺上還放著一瓶桂花,滿屋子香氣。(又看生房介)你看你,你看你。被不迭衣不檢,像個雜貨鋪子!(旦立門前笑介)

老旦:哪一個啊?

生:師母,我去看看。(生至門介)

旦:喵!(生窘,老旦笑介)英臺拜見師母。

老旦:英臺呀,你來的正好。今天我要給你們立王法。

生:王法!

老旦:你們聽著呀,這學生越來越多,累的師母娘是腰酸背痛。打從今天起給我挨個攤班、下伙房,挑水燒茶,摘菜洗菜,煮飯劈柴。

生(拍手):好!

旦(蹴):我幫師母娘燒菜燒飯。

生:我替英臺弟跳水劈柴。

老旦(觀生旦):不行不行!攤到那個是那個,要不然念了三年書。不曉得稻子是土里長的,飯是鍋里煮的,秀才是娘生的。(老旦自覺失言,捂嘴笑介)

旦(向生):可是,老先生那……(生止旦介)

老旦:哦,你們也曉得怕先生哪。那先生怕哪一個呀,啊?(旦向生指老旦,生、旦背手站直,不語介)哼,想必你們也知道,先生的戒尺呀,狠不過師母娘的棒槌!我走著啊!

旦:
送師母!

生:
老旦:免著免著。 你們一個個都聽著,我今天要立王法了,要挨個攤班。(老旦下)
(旦坐椅嘆氣介)

生:怎么了?

旦(無奈):還要挑水。

生:你不要怕,從今后這重活臟活我全包了。

旦:可師母不讓代!

生(悄語):我悄悄幫你挑水,你悄悄的幫我批點文章。好不好?

旦:你悄悄的幫我挑水,我悄悄的幫你批點文章。好主意!

生:來,拉鉤。

旦(伸手又縮回):算了,算了,那都是小孩子玩的。

生:也是。

旦:梁兄,考試的卷子來了。

生(喜):是啊,給我看看!

旦:兄長,這回有長進了。你看,都升到中了。

生:我看看,(看介) 這邊上還有個下!你的呢?

(旦忙扯出卷子藏之,生搶,旦躲進內房介)

生:好啊, 給我,快拿來!

旦:不給,就不給!哎,梁兄,你出去!

生:我不出去!(旦出房介)

生:你出來嘛!

生:我就不出來,我還要在你的床上打個滾。

旦:梁兄,你……

生:我打滾啦!

旦(自語):這不行,這不行!

生:快給我。

旦:梁兄,你出來我就給你。

生:你給我我就出來!

旦:那自己來拿!

生:真的!(生出,旦復不給,生氣介)

旦:梁兄……給你。(生荒拿介)

生(看):吆!又是上上!賢弟,來,幫我來……

旦(指椅):坐好。

生:哎。

(生旦齊坐,旦專心批文,生皆心不在焉,觀旦耳又自比于旦手,旦怒打生手介)

旦:兄長如此不專心,難怪學業少長進。

生(委屈):我,我……我無意中,看到你耳朵上有耳環痕。又看見你的手那么細嫩,就想起了同學們在背后,他們……

旦:喔,原來你懷疑我是……

生:不,不是。

旦(笑):梁兄啊。

老父母中年喜得一兒郎,最怕我孤子多災命不長,隨鄉俗把我當做女兒養,戴耳環、留青絲,描花繡朵、內著紅裝。

生:哦,原來是這樣啊!對了,我們山里也有這個規矩,我小時候還梳過辮子。(旦偷笑介)以后再要有人亂比亂說,我……我就給他兩個耳光。好不好,來,來幫我批點文章。

旦:梁兄,你我乃是孔子門生,理當尊教受禮。

生:是啊。

旦:適才師母立王法,我也要立規章。

生:啊,你也要……

旦:你說吧。

旦:你聽著!

無門當做有門框,書箱雖矮是高墻。不應伸頭亂張望,我不允你不能走進我的房。

生:非禮勿視、非禮勿言,我記下了。

旦:夜讀二更熄燈火,晨起莫看我梳妝。

生:好,我一大早就出去背書。來!(生拉旦手介)

旦:慢!

只須牽袖不攜手,在不可傻眉楞眼、細瞧細看現輕狂。

生:啊!我輕狂!(旦詭笑介)我……好,我以后再也不碰你的手了!

旦:公讀要離三尺遠,專心致志習文章。

生:一不能進你的房,二不能看你梳妝,三不能牽你的手,四要離你三尺遠。我全都記下了好了吧,來幫我…… (生搬椅介)

旦:那邊。(生放椅于桌一邊坐,搖頭讀書介,旦亦坐,窺生傻樣笑介)

幕后:
房里立起墻一垛心中難立一垛墻,雖有規矩嚴阻擋,難斷情絲寸寸長。

第三場 河灣擔水

(幕后:
一個是情絲寸寸長,一個是學業步步強。兩情無猜近三載,忽接歸書引憂傷。)

(旦持家信上,袖中取出繡鞋,為難嘆氣介)

(內:英臺……老旦扮師母,挑水桶上。)

旦:拜見師母。

老旦:英臺,今天就留下你輪班,該挑水了。(旦接過水桶介)本來嘛,梁山伯昨天連夜把水缸都挑滿著,可是今早先生要帶著他們去會文,一個個想打扮的俊俏些,稀里嘩啦把水都用掉了,連燒中飯都不夠了,你挑不動就少挑一點。

旦:我去。

老旦:哎,英臺。

旦:嗯。

老旦:你可曉得, 老先生說今天帶學生去會文,就讓梁山伯領頭!

旦:真的啊!

老旦:啊。

旦:那都是因為梁兄苦心攻讀學有長進。

老旦:唉,梁山伯那點學問我還不曉得。就半缸子水,那半缸是你倒進去的!

旦(羞):師母。

老旦:好著好著,快挑水吧。

旦:送師母。

老旦:我等著你啊 。(老旦下)

(旦挑起水桶,向河邊行介)

旦:一根扁擔肩上擔,彎彎扭扭下河灣。梁兄有意缸挑滿,學友無意水用干。
(畫外音:英臺好為難,英臺好為難。)

往日梁兄偷挑水,我隨哥哥河邊玩,今日身單心思重,春風吹不開我笑顏。

(畫外音:家書添愁煩,家書添愁煩)戰戰兢兢下河灣,石跳板上青苔粘,撥開浮萍將桶按,水未提起桶先翻。
(畫外音:濕透身上衫,濕透身上衫。)

(旦用扁擔撈水桶,手拎之不能,遂扔扁擔)

旦(氣):真沒有用……丑死著、羞死著,還不如……(腳底一滑,又站穩介)還不如淹死著。

(四周鳥鳴,水上魚躍,旦斥之。見水中面影,羞掩面介)

旦:花點頭魚歡躍鳥鳴喧,都笑我無用一嬋娟。求浮云莫把太陽掩,快將衣衫來曬干。
(畫外音:快將衣衫來曬干)(旦四顧無人,脫去外衣平曬,取出家信繡鞋,內穿紅裝)

家書崔歸意煩亂,手捧繡鞋心中甜,情絲不知何時長,只像那青藤慢慢把心纏,憶不清何時起陣線,一雙鞋銹了年復年。只好像深夜偷繡有個影兒伴,是那張臉是那對眉,是我那憨厚梁兄笑臉圓。喜梁兄專心把書念,怎忍讓我的愁思添他煩,接家書回不回?這繡鞋怎相傳?鞋上蝶能成對,心中藤能相牽,題難解情難舍,問花花無語,問水水無言。

(內:英臺……旦急披外衣,老旦急上)

老旦:哎呦,這一擔水挑到現在!英臺,英臺呀。

旦(低頭):師母。

老旦:哎呦,你看你,水桶也挑翻著,還是個男娃子,連殺雞的力氣都沒有。過去,看老師
母的!(老旦提水閃腰,旦忙捶介)

旦:師母……怎么樣!

老旦:還好還好,老著老著了哦!(老旦見旦紅裝,旦忙拉緊外衣)這什么衣服,密密麻麻這么多的扣子啊?

旦:是母親為我縫制的防身衣。

老旦:防身衣?這么多扣子,不要從天黑解到天亮呀?(老旦見旦有耳環痕,細細打量旦,旦思后脫去外衣)

旦:師母,你看!

老旦(驚):你……你真是個女的!

旦:求師母寬恕英臺不告之罪!(旦作揖介)

老旦:哎喲,快起來,快起來!(細細看旦,驚嘆介)還真是個漂亮的小姐呢!這些年呀,你瞞過了先生,瞞過了學友,就連我這個精明的師母,都被你瞞過去著!

旦:師母,我……

老旦:這么多年,也真難為你了。那梁山伯可曉得?

旦:他也曾起過疑心,后來,我對他說自幼男生女養,也就把他騙過去著。

老旦:哎呦,你這個丫頭,你這個丫頭哦!

老旦:乖乖嚨的咚,這要不是遇上一個憨書生和一個貞潔女。那我們杭城書館……(老旦大笑不語)
旦:師母?

老旦(笑):可就熱鬧了!

旦(羞):師母!小女是為求學而來,行前父母又嚴詞訓誡,自當守身如玉。

老旦:嗯,好。英臺呀,往后我護著你,哪個要是敢疑心亂說,我就給他一棒槌!英臺呀,不要怕!以后在學館,我就是你媽媽。
旦:師母……娘……娘!

老旦:哎!(旦、老旦緊擁)

旦:多謝師母關照!

老旦:從今后,我有了一個好女兒了。

旦:師母娘,英臺我就要回去了。

老旦:怎么,不念滿三年?

旦:家父來信嚴詞崔歸,恐怕實難拖延。

老旦:這說走就走,還真舍不得呢!

旦:師母,英臺行前有一事相托。

老旦:什么事,講啊?

旦:我……

老旦:講啊!

旦:我……師母,你看。(旦遞出繡鞋)

老旦:紅繡鞋,你繡的?(旦點頭介)這蝴蝶繡的都能飛起來了!

旦:請師母將繡鞋收好,交給一個學友。

老旦:交給哪個的?

旦:留給來取之人。

老旦: 噢,不告訴我啊!那……拿去。

旦:師母!

老旦:我曉得給哪個?要給自己給!

旦:拜托了嘛!(旦作揖,老旦不應,旦無奈介)女孩兒家怎可自送煤聘嘛!

老旦:拿來呦!

旦:謝師母!(旦作揖介)謝師母!(旦行大禮介)

老旦:師母,不到學滿不要交付,免得他分心耽誤了學業。

老旦:我曉得我曉得,你這個丫頭的心事我全懂。(旦羞掩面)不瞞你說,師母年輕的時候也想過張三,想過李四,就是不敢說。后來啊,還是媒婆叭叭叭叭一說,父母哈哈哈哈一笑,花轎唔哩哇啦一到,洞房稀里胡涂一瞧!

旦:怎么樣啊?

老旦(嘆氣):一個酸秀才!(旦大笑介)

老旦:鬼丫頭,笑!就你點子多,那把師母都派上用場了。講真的的,到底是給哪個的?

旦:你曉得的嘛!

老旦:我曉得?噢……我曉得我曉得。是給那個紅鼻子師兄的吧!

旦(急跺腳):哎呦,師母……

老旦:你不好意思講,我去給他。我走了,我走了。(老旦欲假走,旦急拉老旦坐于石上)

旦:師母,師母!娘!

老旦:哎!

第四場 英臺別友

幕后:
江南三月萬花紅,英臺返里告別梁兄,心中情芽已三載,欲借春風吐出胸。


(內,生:賢弟,請!旦:梁兄,請!)(生書生妝上)
生:賢弟,你快點來呀!(旦書生妝,緩上)
旦:梁兄!臨別依依拜學堂,粉壁墻上畫鳳凰,鳳凰頭上七個字,探花榜眼狀元郎。愿兄他日登金榜,小……小弟我……小弟登門唱一曲鳳求凰。

生:賢弟!賢弟才高登金榜,定有佳人鳳求凰。只求莫把愚兄忘,賞一頂烏紗樂安康。

旦:我真情難訴他難解。(畫外音:哎呀呀,哎呀呀……怨只怨隔了一層書生裝,書生裝。)
(生旦行介)

旦:路過一片桃樹林,熟的紅來生的青,這一個熟透的桃兒漲紅了臉,送與梁兄潤潤心。

生:賢弟,(生搖手介)

讀書之人重品性,君子不拾路邊銀。任它熟透漲紅臉,摘它還須待主人。
(畫外音:紅桃有嘴無言語,主人不知是主人。)
(生旦行介)

生:兄長教誨弟謝過,忽見翠竹蓋山坡,一座庵堂林中躲,送子觀音笑呵呵你看那送子觀音的樣子呦!
似要將懷中子送與你和我,來來來,(旦拉生介)一同拜謝觀音婆,(旦跪拜)一同拜謝觀音婆!

生(笑):賢弟,你好呆呦!你我弟兄哪個能生兒子?你是想兒子了吧,趕快回家討老婆去,快去!(生拉旦起,旦不理。生走至一旁窺笑,旦亦苦笑,生復扶旦起介)

(畫外音:一個愚拙一靈巧,心錘敲不響面嘴的鑼)(內傳悠揚笛聲,旦循聲而望)

旦:山坡上,山坡上姑娘摘茶棵,山坡下小伙插青禾,山上唱歌山下和,一串串情歌鉆心窩,學一回村姑與農夫,我二人也來對情歌,二人也來對情歌!

生:往日你莊重又穩妥,卻為何變作輕舟亂顛波!(揮袖氣走介)

旦:梁兄!梁兄!(生不理,旦急追至河邊,偷窺生笑介)一條山溪彎彎扭,歡歡溪水繞石流。英臺好比清清水,梁兄是那冷石頭。

旦(再氣):熱心熱腸送良友,卻為何把我比作冷石頭?你是溪水隨河走,我是石頭岸邊流。

旦(觀望生):梁兄,你不送我了?

生(故作鎮定地):不送了!

旦(抿嘴一笑):那……我走了。

生:你……你走吧!

旦(生氣地):那我真的走了!

(生后悔,旦欲過河假跌,生忙扶旦)

生:哎呦,你慢著!(看看河,向旦)君子一言駟馬難追,今天,我是一定要把你送過去,來!(欲扶旦介)

旦:不用!

(旦擺擺衣袖,背手挺胸假意過河,生忙攔旦,旦見狀笑介)
(生在前過河,回望旦笑)

旦(關心的):小心!(生急忙站穩,二人攙扶過河)

(河邊花叢柳綠,彩蝶翩翩,旦欲捉蝶,得之又放,雙雙穿過花叢)
(畫外音:山旁一片杜鵑紅,彩蝶雙雙戲花叢,何時同窗分同夢,夢做彩蝶意融融。)

(生、旦行至山崗)

旦:迎面一座山崗陡。

生:顛道彎彎亂石稠。

旦:我求梁兄扶我走。

生:愚兄助你過山頭。(旦請生上前,自己在后盤算,見生辛苦開路,甚為感動,深情注視生,生攀過山頭)

生:快來呀!
(向旦招手,旦伸手)你曾說只可牽袖不攜手。

旦:悔當初不該立規劃鴻溝。

(旦后退,掩面羞介)

生:賢弟……(重拍手介)賢弟!你快點來呀,不要怕!

(旦驚,忙轉向生)

旦(不好意思):梁兄!

生:來!(生扶旦過山崗,旦險些撞生,仰面看生,頓覺不好意思,生傻笑介)

旦:梁兄,走了半日有些累了,找個地方歇息一時吧。

生:好啊! (往四周看了看,見一大石)就在這里,來。
旦:慢!
(旦推開生,用袖撣彈石上灰塵,生點頭傻笑坐。旦欲坐,生忙止旦,亦用扇撣彈石上灰塵,旦會心一笑,亦坐)

旦(詫異的):好香!

生:好像是稻米香。(無意間)你看,那邊有一座磨坊。

旦:磨坊!(旦細看)梁兄,說起那磨坊,我又有一比。

生(忙坐離旦,害怕的):你又比做什么?

旦:你看那上下兩扇磨,上扇磨轉個不停,下扇磨紋絲不動,像不像你我二人!

生(覺得有理):比得好,比得好!那兩扇磨,相親相近。正好比你我弟兄同窗三載,情同手足。(旦欲解釋)哎呀,賢弟,這一路之上,你總算打了一個好比方!好,好!

(旦急起,氣的直跺腳轉圈,生不慌不忙坐在石上,旦見生又氣坐)
(畫外音:你看上扇磨急得團團轉,下扇磨穩穩不慌張。)(旦用肘戳生,生亦戳旦,旦怒重推生)
生(生氣地):你……你干……(生欲言又止,背向旦)

(旦抬頭見河面一對白鵝,又有一計)

旦:梁兄,你看那河面上……

生(興奮):一對白鵝!

旦:是啊!你看,那公鵝母鵝親親我我,(旦戳一戳生,羞澀的)好似英臺與梁哥哥!

生(大驚):你怎么又來了!這里只有你我弟兄二人,哪來什么公鵝……母鵝!你要是在亂比亂說,當心我手中的扇子就是戒尺,我…...我……

(生舉扇欲打旦,旦伸手過去)

旦:你打,你打……
(生難為情的推開旦手,旦舉扇欲打生又止)
(畫外音:化不開、煮不透,點也點不破,梁山伯你真是一只呆頭鵝!)旦(無耐的扯了扯生衣袖):梁兄!(生得得意的甩開旦)你……

(旦為難的用扇輕打生首,生怒,遂至一邊背對旦坐)

旦:一層窗紙戳不破,難壞了梁兄難為了,皆因婚事難自許,借山借水唱情歌,梁兄憨厚英臺喜,變個題兒做媒婆。梁兄,(生轉面對旦)你一路不解我言中意!

生(生氣的):我怎么不曉得,你一路上盡把我比成女人!什么送子觀音,村姑啊,還……還有母鵝!你……你就欺負我老實,把愚兄當做呆頭鵝!

旦:不是的,不是的!其實那些都是比我的。

生(不信的):比你?你堂堂一個男人,為何要自比女人?

旦:我是……(欲言又止)我是想,借我的容貌給你做個煤。


生:你,你說什么?

旦(一本正經的):借我的容貌給你做個媒!

生(懷疑的):做媒?你?

旦:怎么,不行么!

生(笑問):但不知,這新娘是何許人也?

旦(神秘地):她想我,我像她!你要是相中了我,就等于相中了……

你老婆!(旦指著生,生愣住)

生:嘿嘿……這么說,是不是我要討的老婆就是你!(用扇指著旦)對不對,對不對!呵呵……

旦:梁兄,梁兄!(旦用扇打生扇)聽我說嘛!

新人是我同胎小九妹,一枝并開兩朵梅。一樣的身材一樣的臉,一樣的眼睛一樣的梅,一樣的秉性一樣的聰慧。
哥哥代妹做紅梅。

生(拉住旦手):此話當真?

旦:有道是女孩家婚姻大事,豈能戲言!

生:哎呀,你怎么不早說呀!

同窗三年你規矩狠,不敢正視常低眉,
(旦欲辯解)今日細看比花美,(生細細打量旦,旦雙手遮面)如見九妹心花飛。

旦:留有繡鞋做信物,你向師母討聘煤,但等七夕鵲橋會,來接九妹比翼飛,若誤佳期終身悔,莫待秋風把落葉吹。
生:七巧之日接九妹,深深一拜謝紅梅。(生向旦行大禮,旦扶生)

旦:梁兄!

生:賢弟!
(兩人相視大笑)

旦:梁兄,天色已經不早,前面已快到橫河,家父也已經派人在對岸接我,你我弟兄就此告
別吧!

生:讓我再送你一程。

旦:再送?難道今日你要要送到祝家村,(調侃的)今天就要見到九妹不成,啊?()

生(點頭又搖頭):不不不……這么說,你我弟兄就此拜別了。(想到此處,不覺傷心向旦作揖)賢弟!

旦(回禮):梁兄!(旦欲走)

生:賢弟,歸家之后你要多多保重!

(畫外音:好一個聰明的英臺妹,自許終身巧作煤,真情有證山河水,姻緣難測喜與悲。)

旦:梁兄,你要早些來呀!(旦欲走又回身)梁兄,你要早些來呀!
(二人揮手告別)

第五場 堂前婚變
(幕后:會約七夕來相會,不見山伯到莊前,爹爹錯把喜酒飲,剪斷情絲碎良緣。)
(貼旦扮銀心上,面帶憂愁)

貼旦:天都快黑了,梁公子怎么還不來呀!(忽聽門外有動靜,貼上看,嘆氣介)老爺,天天都要給小姐說親,小姐是左推右辭,就你來,心里像著了火,眼睛都望穿了!梁公子,我看哪,小姐說得對,你呀真像一只呆頭鵝!(貼旦自覺好笑,凈扮祝父,微醉搖晃上)(貼旦向凈拜揖,忙上前扶凈介)老爺!老爺,你酒喝多了。(貼旦向內叫)老夫人,老夫人,老爺在外面酒喝多了!(老旦扮祝母上)(貼旦下)

老旦:老爺呀,你在哪家喝了這么多的酒?

凈(笑介):在親家喝的喜酒,不醉人,不醉人!(老旦扶凈至偏椅坐)

老旦:親家!自打你把英臺召回來,今天一個親家,明天一個親家,可是英臺一個也不答應。

凈(不屑的):那一些個盡是個土財主,我也看不中。可是這一會就大不相同了!

老旦:我們家不就這么高的門樓子,還能攀的上什么高門大戶。

凈:就是個高門大戶!(凈起介)夫人呀,這一回總算是找了一個稱心如意的親家!

老旦:那是哪一家?(凈笑不語)哎呦,老爺,你就莫要買關子了,是哪一家?

(貼旦奉茶上)

貼旦:老爺夫人,請用茶!

凈:銀心,快去請小姐來,就說老爺有喜事相告。

貼旦(驚喜,自語介):喜事?莫不是梁家派人來提親了!(貼旦向門外看介)

凈(向貼旦):還不快去!(凈與老旦上座介)

貼旦:是!(貼旦下)

老旦:老爺,到底是哪一家啊?(凈品茶笑,老旦急起介)人家心里急的都著了火,你還慢慢品茶,講噢!

凈(笑):夫人!(老旦坐介)

親家是本縣首富馬府臺,兒子名叫馬文才,是個秀才。

老旦(驚起):還真是個高門大戶!老爺,官家媳婦常受害,只要人好莫重財。

凈(起身):我留心與他長談觀顏色,端莊文雅,不是紈绔是人才。

老旦:老爺,這我就放心了,女兒你愛我也愛,不是佳婿他莫想抬!

凈:夫人,這一回啊!我敲鑼,

老旦:我打鼓,

凈:吹吹打打……

老旦:在莫讓女兒

任性又拆臺。(同介)(旦偕貼旦側上)
凈:

旦(笑顏):銀心胡傳春消息,英臺將信又將疑,但愿老天如人意,果真是梁兄潛煤約婚期,梁兄潛煤約婚期。
(旦、貼旦行至堂前)

孩兒拜見爹爹母親!(旦向凈、老旦拜介)

梁山伯與祝英臺
劇中人物:(按出場順序)銀心——茆建玲飾
祝英臺——馬蘭飾

凈:快坐,快坐!(旦坐偏椅介)英臺,自那日賞荷賽詩之后,這方圓百里,人人知道我家出了個才女,你為了我祝家掙了光彩,為父這心里呀,著實的高興呀!

貼旦:老爺,你不是說有喜事相告嘛,到底是什么喜事,你快講啊!

老旦(指貼旦):你這個丫頭,比小姐還心急吆!(凈、旦笑介)

凈:兒啊,爹爹這一回呀,總算給你找了一個稱心如意的婆家!

貼旦:那是不是……(旦忙止貼旦介)

旦:但不知將女兒許配哪家?

凈:這個人家是包你滿意啊!女婿不但是文才好,相貌好,這待人也忠厚老實!

貼旦(急):哎呦,老爺,你莫要買關子,到底是哪家,你快講!

凈:好,他就是赫赫有名的馬太守之子馬文才。

旦(驚起):女兒不嫁!

凈(失望):不嫁,你怎么又不嫁!這么好的人家你都不嫁,你到底要怎么樣啊!

老旦(起):老爺!(凈不語,老旦至旦前)英臺,這門親事,娘也仔細為你想過。那馬家不但官高財富,那馬文才,你爹爹也見過,他端莊文雅,不是個紈绔子弟。英臺,這門親事我看你就答應了吧!

旦:母親,爹爹,事到如今孩兒就實話實說了。女兒婚事我已自許,他不來娶,孩兒我終身不嫁!

老旦:啊,你怎可做此傻事!

凈(驚怒):你,自許何人,講!

旦:同窗好友結拜金蘭的梁山伯!

老旦:啊,老爺!

凈:果然是山里那個放牛娃,窮書生梁山伯!

貼旦(搶):梁公子人就是好嘛!

凈:好,好……(凈怒向貼旦,貼旦躲在旦后介)你每次送學友回來,都說梁山伯是如何好,待英臺是如何照顧,如何體貼。我是越聽越不放心,這才嚴辭召回英臺,尋求佳婿。(向旦)可是你回來以后呢,又想返回,還要派銀心去,我就更怕更疑。看,看!今日果然是真!

(旦欲辯解介)
貼旦(搶):老爺,梁公子與小姐有結拜之情。

凈:結拜結拜,我就怕聽這結拜二字!

貼旦:結拜有什么不好! 我與梁公子的書童四九,也是結拜兄弟。(旦急止貼旦介)

凈:什么,你也有結拜兄弟?

貼旦:嗯。

凈:那你也自許婚姻!

貼旦:哎呦,丑死著。(貼旦羞遮面)

凈:你還曉得丑啊!你們串通一氣

旦(求凈):爹爹!

凈:你給我下去!

旦:爹爹!

凈(怒):給我下去!

旦(向貼旦):去!(向凈介)爹爹息怒,女兒之事不必遷怒銀心。

凈:好,那我就來問你!(老旦扶凈偏坐)我問你,你去杭城之時,我是怎樣交代與你?

旦:一要我專心攻讀不許貪玩,女兒我用心讀了。

凈:好,那這二呢?

旦:二要我常思父母勤寫家書,女兒我寫了。(旦握老旦介)

凈:那這三呢?

旦:三要我緊尊祖訓守身如玉,女兒我清清白白而去,清清白白而回!

凈:你……你還清清白白而回呀?你私定終身,你在父母臉上抹一把黑灰,你讓我祝家名臭鄉里,你……你與梁山伯給我一刀兩斷!(凈似暈介,老旦急扶凈介)

老旦:老爺,老爺!英臺呀,自古以來,女孩兒家哪有自由身,你就斷了這份情了吧!

旦:爹爹,母親。

情本無心中種,卻在心中生,時現又時隱,有形卻無形,不是河邊草,不是樹上藤,鋼刀與利刃,難割柔絲情。梁兄長,護我幫我勤照應,正正派派一書生,他越憨厚兒越喜,他越無意兒越情深,斷指短發斷頭頸,斷不了三年來,真真切切苦苦,甜甜絲絲縷縷,結成的千丈情根。爹爹,母親,孩兒萬事都可依從,只是這婚姻之事,還求父母依允孩兒吧!(旦跪求介)老旦:兒啊,你起來,你起來呀!(旦不起介)

凈(向老旦):你聽聽,你聽聽,這哪像是知書達理,名門閨秀講的話呦!

老旦:老爺,這都要怪你,就是你想要她成為才女,自古以來,那才女多是情女嘛!

凈:英臺兒啊,你怎么就不明白父母的心呢?(凈起介)天底下,那一家的父母,能讓自己的女兒,女扮男裝出門讀書;哪一家父母,能為了女兒的婚事,挑了一家又一家。我這不都是為了祝家,為了你嘛!(扶旦起介)

旦(哭):爹爹!(凈旦相擁)

凈:想我祝家雖有高樓良田,可不是書香門第,我總讓你成為才女,將來攀乘龍快婿,也好將我祝家門樓抬高啊!可是你呢,私定終身,做出這荒唐之事,傳揚出去,你讓我這把老臉往哪里擱!你……你要毀掉我這祝家門樓哦!

旦:爹爹,何不將馬家婚事退掉,待梁家前來明媒正娶,到那時與我祝家名聲,又有何損呢?

老旦:老爺,是不是再商量商量!

凈:胡涂,你胡涂哦!那馬家的婚事能退嘛!那馬太守要是知道,是因你和梁山伯私定終身而退的婚,不但我祝家要遭殃,那梁山伯也難逃橫禍!(旦驚怕介)馬太守的紅筆是可以隨意點的,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啊!

旦:爹爹一言似利刃,驚雷驚頂亂了心!母親!(擁老旦介)
凈:你身系著幾條命,

切莫讓祝家樓化作祝家墳!

旦:怎忍梁兄遭橫禍,

若負情英臺寧死不愿生!(老旦欲打旦介)

老旦:你……你胡說些什么呀!

旦(淚):母親!

老旦:兒是爹娘心尖肉。(緊抱旦介)

兒啊,你就答應了吧。
旦:母親,孩兒心中只有梁兄,若要我嫁給馬家,那…..那還不如死了的好!(旦掩淚介)

老旦:兒啊,萬萬不可有此念頭啊。

白發人跪求黑發人。(跪介)

旦(上前扶起老旦,自跪介):母親!

凈:難道還要爹爹跪下來求你嘛!

旦(跪向凈):爹爹!天哪……天哪!(旦起,悲痛欲絕。凈、老旦緊緊相依)梁兄,你怎么還不來,你怎么還沒來呀!
(旦轉身打碎花盆)
(畫外音:盆碎了心碎了,花殘了情殘了,無形手織成了絲絲扣扣,絲絲扣扣網一條)(旦悲痛下)

第六場 山伯訪友

幕后:杭州應試考秀才,山伯遲訪祝英臺,心想同賞中秋月,只怕月圓人難圓。

(生偕小生同上,趕路介)
生:今日又離杭州境,

 

熟道上勾起萬種情,師母娘道破真情交煤聘,卻原來英臺九妹,九妹英臺是一個人,他是一個人。想起那日實在蠢,戳不破來點不明。(疾走介)心中歡喜腳步緊,又過一片桃樹林,只怪你紅桃有嘴無言語,害得我主人不知是主人。
(生伸手摘桃,小生止介)

小生:公子,你摘什么東西?

生:摘那熟透的紅桃啊!

小生(笑):現在都什么季節了,哪里還有什么桃子啊?

生:哦,對了,現在是秋天了,秋天了。(行至觀音堂)

一座庵堂林中躲,送子觀音笑呵呵。你看那送子觀音的樣子呦!似要將懷中子送給她與我,一同拜個觀音婆。(生跪拜,向小生扇拍地介)

小生(哭笑不得):哎呦,公子!公子你還沒有娶老婆,四九我也娶不上老婆,還拜什么送子觀音?走吧,前面就快到橫河了!
生(喜):又到橫河了!

小生:公子,你看!

河上漂來鵝一對。

生(陶醉):它們是一對夫妻戲清波!

小生:公子你又來亂比喻。

生:你不見雌鵝后面叫哥哥。

小生:你一路好似在夢中過。

生:四九,你也是一直呆頭鵝!(舉扇拍小生頭介)你也是一直呆頭鵝!(生、小生笑)

小生:公子,有條渡船。

生(急忙):趕快渡河!

(生、小生行至祝家門前)

小生:公子,我先到莊上去通稟。

生: 好,我到那邊去整整衣襟。(生下)

小生(向內大喊):喂,請問這是祝員外府上嗎?

(貼旦扮銀心上)
貼旦:來著,來著!這是哪一個在這清稀鬼叫的。(細看小生介)是你,四九哥!

小生(不解的):你是?

貼旦:我是銀心啊!

小生(細看貼旦介):銀心!哎呦!

(兩人緊緊握手,頓覺不好意思遂松開)

小生:銀心弟何時變女人?

貼旦:女人也能變男人。

小生:是男是女到河中洗個澡。

(小生欲拉貼旦介)
貼旦:丑死人來羞死人。

(小生大笑貼旦介)

四九哥,你快去請梁公子,我去稟報祝小姐!(貼旦進門介)

小生:祝小姐?喂!怪事,怪事,怎么都變成女的了?哎,公子,怪事啊!
(內,旦:忽聽銀心一聲稟。)

(旦扮祝英臺上,淚痕點點)梁兄訪友到祝家村,若不相見情難忍,只怕相見更傷心,叫銀心分開座椅把珠簾放!

貼旦:是!(貼旦分開座椅,欲放下珠簾)

旦:慢!

又怕這珠簾隔斷兩情深。

貼旦:到底是放還是卷?

旦(想來想去):還是放下吧。(貼旦放下珠簾)銀心,快去請梁公子上樓來。

貼旦:是!(貼旦下)

(內,貼旦:梁公子,小姐請你上繡樓!)

旦:方寸欲靜實難靜 。

(生復上,旦忙躲進珠簾內,窺視生)
只見他喜沖沖我暗擦淚痕!

(生撣彈灰塵,取出繡鞋,心中一片歡喜,又藏進袖中)

生:九妹,英臺,九妹……(找尋不見)哎呀你在哪里嗎?

旦(輕聲的):梁兄!

生(一驚):你怎么躲在簾子里?

旦:梁兄,請坐。

生:坐?你讓我坐在簾子外邊?不,我要親眼看看變作九妹的祝英臺!

(生欲沖進簾內)

旦(略帶緊張):梁兄!(生止步介)坐下吧!

生(恍悟):哦,對了,人家現在是千金小姐了!

(生向簾內張望,即坐)

旦: 梁兄,你來晚了。

生:對,我是來遲了,為了趕考我七七未來,可是未等發榜,我中秋就趕來了。是誤了些日子,我向你賠罪,向你賠罪!
(生向旦作揖介)

旦(欲言又止):梁兄啊!

望你望到谷登場,秋風揚散米和糠,你我好比糠和米,從此分離各一方。

生:英臺!那日送你一路把我匡,今日你又來打比方,這一回梁兄不上當,揚去糠皮米更香。

旦: 七月七日鵲橋會,牛郎不來織女悲,過了今年無來日,斷了鵲橋百鳥飛。

生:七夕不會中秋會,月圓人圓更醉心扉,你托身自許小九妹,喜鵲飛來登紅梅!英臺,你出來吧!九妹,你請哪!(旦不理介)哎呀賢弟!(生禮請介)

旦:不!

生:哦,你是怕男女授受不清吧!唉,我匆匆趕來,就是想早一點見到你,難道你真忍心用這道珠簾將你我隔開!
(旦欲打開珠簾,顫抖的手又收了回去,想到前事悲痛萬分,掩淚介)

生:英臺,你再不出來,那我……那我就要闖進去了!

旦(急切的):梁兄!(生又止步,旦悲傷的望著生介)梁兄啊!你怎知花枝被折。

生(疑惑的):花枝被折?

旦:紅梅已謝!

生:紅梅已謝?

旦:英臺要嫁……(旦忙捂嘴不語介)

生(滿臉狐疑):英臺要嫁,嫁給誰?你在說一遍,你說什么?

旦(強做鎮定):梁兄,你來晚一步,家父已將英臺許配馬秀才!

生(猶如當頭一棒):不!是梁秀才!

旦:馬秀才。

生(大聲疾呼):梁秀才!

旦(疾呼):馬太守之子馬秀才!

生(仍不相信):你……你在騙我,(聲嘶力竭)你在騙我!

(生沖上前去,扯下珠簾,兩人默默相視)

旦:梁兄!

生(深情注視旦):你是英臺?

旦:我是!

生:你是九妹?

旦:我是!

生(緊握旦手):你曾親口許過婚,如今你又要改聘馬家!

旦(搖頭):不!(旦又點頭)是的!

(旦欲掙脫,生緊緊握著旦手發抖,又不忍的推開旦)

生(仍不敢相信):不,你不是英臺,你不是九妹。你不是,你不是……
(生不語,默默流淚)

旦:梁兄!(發覺生有異常)梁兄,你說話呀!梁兄,你說話呀!梁兄……
(旦淚流滿面,靠在生旁)

生:一聲驚雷如夢碎……喜鵲未來,謝了紅梅。(推開旦)難道說你忘了結拜的柳葉翠,你忘了晨起共讀迎朝暉,你忘了河岸親親同擔水,你忘了歸途親口許大媒!

旦:我怎能忘啊!


生: 你為何,你為何不把馬家的婚事退你為何,你為何不撕碎大紅喜帖任風吹?

旦:晚了,太晚了。

(畫外音:氣死恨死梁山伯,難撕難舍祝英臺。)

旦:強忍淚水把梁兄勸,喝口香茶潤心田。(旦倒茶捧至生前,生推開旦不飲)不是英臺將你騙,老父母實為婚事催我回還,
馬太守有財有勢官位顯,為其子強遣媒,拆散你我好姻緣,我也曾要把馬家婚事退,拒收聘禮抗媒言,能忍老父言相逼,難經他哀告淚泫泫,更那堪老目堂前跪,一頭鬢白發撲胸前,女兒無力抗婚變,只有這情芽永世種心田!

生:心中飛走小九妹,萬種情絲化云煙。

旦:梁兄啊……
(生、旦緊緊相擁)

旦:妹妹心碎,

生:哥心碎。

旦:兩心相印,

生:淚同悲。

旦:天天望你,

生:夜思戀。

旦:望你不來,

生:夢同歸。

旦:花臺望你,

生:磚踩碎。

旦:常守窗前,

生:任風吹。

那日送別,

旦:杭州界。

生:一路笑語,

旦:多和諧。

生:誰知一別,

旦:風云變。

生:桃林空空,

旦:遭霜劫。

生:磨盤碾碎,

旦:圓圓月

生:山坡默默,

旦:情歌絕。

生:杜鵑紅了,

旦:一片血。

生:空留信物,

旦:紅繡鞋。

生:惡氣難咽情難舍。我要找伯父伯母評理去。

旦(忙拉回生):梁兄,梁兄!你不去也罷。

生:卻是為何?

旦:今日我父母已去馬家,共量迎親之事了。 梁兄啊,五日后馬家花轎就到門前。

生:五日后,五日后,好好,我今天就回去寫冤狀,五日后我要攔轎喊冤,當著眾位鄉鄰的面,痛斥馬太守依仗權勢,強搶小人之妻!(生欲走介)

旦(忙攔住生):梁兄,你不能去,你千萬不能去!

生:為什么?

旦:你不用問了。

生:不

旦:梁兄,英臺今生不能與你婚配,只等來世再結良緣吧!

生:你……天地無情人間無理呀!(生憤極,咳出血)

旦(關心的):梁兄。(見血)啊,血,梁兄,(聲嘶力竭)梁兄……(旦依偎在生旁)

生:花轎抬你馬家去,(生欲走,旦扶著搖搖擺擺的生)秋風送我赴黃泉。

旦:不,梁兄,你不要說了。(旦緊緊握著生的手)

生:你讓我回去,

旦:梁兄。

生:你讓我回去,我要回去!(掙脫旦,下)

旦(欲追):梁兄,梁……兄……

(旦哭倒在地)

第七場藥至人終


(幕后:
忽聽一夜秋風緊,橫吹殘葉落埃塵,病重那堪霜天冷,孤身怕聽孤雁鳴。)

(生臥病在床,寒風瑟瑟,不甚凄涼)

生:四九……(生強力起床,出門外,暈倒在地)你怎么還不回來呀!

(小生扮四九上,見生病倒在地,忙上來攙扶)

小生:公子……你怎么到外面來了!

生:四九,四九你回來了?

小生:回來了,回來了。

生:你見到小姐了?

小生:見到了,見到了。

生:他怎么樣了?

小生:她……她……還好,還好。

生(著急的):她到底怎么……(生咳介)

小生:祝家上上下下忙著做喜事,銀心偷偷領我到繡樓見了小姐一面。

生:她……她看到我的信了?

小生(點頭):看了,邊看還邊哭。

生:她有沒有給我回信?

小生:她哪里還能給你回信,她病得和你一樣重,還說和你生的是一樣的病。

生:一樣的病?(越想越傷心)英臺!

小生(勸慰):公子,公子,你不要太難過了。(忽然想起)對了,公子。小姐,還開了個自己用的藥方。

生:藥方?(小生忙從懷里取出藥方)

小生:我看你們得的是一樣的病,就把他要來著,快看看!(生看后,失望的放下藥方)

(不解的)你快看看是什么藥,我……我這就去買呀!

生:買?

小生:嗯!

生:你要去買么?

小生:是啊!

生:一要清風一兩整。

小生:清風一兩?

生:二要天上兩片白云,
(小生接過藥方看介)三要中秋三分月,四要銀河四顆星,五要觀音瓶中五滴水,六要王母頭上發六根,七要仙山七枝靈芝草,八要龍王身上八條筋,九要石頭人九個膽,哪里找我的好九妹啊,英臺妹!

(畫外音: 啊…… )是要泥菩薩懷中十顆心,十味藥草無一樣,怕只怕我的好九妹啊,英臺妹,
(畫外音:啊…… )命歸陰。

英臺……我梁山伯是呆是傻,是一只呆頭鵝,可是我現在不呆不傻了。這明明告訴我,世上有此十味藥,我二人同藥而生,世上無此十味藥,我二人同病而死。世上有此十味藥嗎?有嗎?
(生撕碎藥方,悲笑介)

小生:公子……你不要這樣,我找老夫人來勸勸你。(欲走)

生:四九!高堂老母染病在床,不要讓她傷心。我死之后……

小生(忙打住生):公子!

生:你就說我出了遠門,去到京城趕考求取功名。

小生(悲傷):公子……

生:開門去,開門去!

小生:不,公子。外面風大……

生(高聲):你開門哪!(推開小生,打開門)

小生:公子。

(寒風吹來,生幾欲被吹倒,小生忙攙扶生)
生:扶我去到南山上,看一看松樹林中筑新墳。

(小生急忙拿外衣披在生上,攙扶生走介)

小生:公子!

生:一半躺著我梁山伯,一半葬著英臺情。站在山頭向北望,再看看祝家村,再看看繡樓門,再看看粉臉淚,再看看耳環痕,
再向我的九妹喊三聲:(生掙脫小生)

英臺!

小生:公子!

生:九妹,英臺!(生死,倒介)

小生:公子,公子……(小生抱著生悲聲痛苦)

第八場 扣墓圓情(幕后:一邊是送葬哀樂聲聲碎,一邊是迎親喇叭朝天吹;一邊是梁家白燈淚光閃,一邊是馬家花轎彩帶飛;一邊是冷風吹落千滴淚,一邊是暖酒醉人笑開眉;

英臺在人世,山伯已作鬼,生死難隔心相隨。)

(貼旦紅衣扮銀心,小生白衣扮四九同上,二人相見)

小生:銀心妹!

貼旦:四九哥!

小生:銀心!

(二人互看對方衣著)

貼旦:梁公子真的死了,就這么走了。

小生:小姐真的上了花轎,就這么嫁了。

貼旦:小姐不能不上花轎,可心永遠跟著梁公子。

小生:公子死了,他說要站在墳頭等小姐。

貼旦:小姐主意已定,花轎要從墳前經過。

小生:我代公子多謝了。(小生跪向貼旦)

貼旦:四九哥!(貼旦亦跪,兩人緊緊相擁)

小生:銀心!

(二人下,一片黑蒙當中現出生的墳墓)

(內,旦凄愴的喊聲:梁兄,山伯,英臺來了)

(旦艷妝,穿嫁衣上,四顧)

旦:這里就是梁兄的安息之處,這是我們的家嗎?(旦拔去頭上戴的紅花,仍落在地,走至生墳前,顫抖著撫摸生的墓碑)梁兄!(痛哭)
哥哥房中沉沉睡,妹妹如約來相陪。繡幃深鎖,未到靈前親祭奠,英臺我此刻把罪賠。
(旦跪至墳前)還似當年柳蔭會,用手撮起小土堆,插一片黃葉代柳翠,就讓這萬丈黃土埋掉愁與悲,埋掉愁與悲。
(旦起身介)這里真安靜!荒山野嶺雞犬不聞,再也聽不見父母的嚴詞戒訓,聽不見媒婆的巧舌騙人,聽不見世俗惡語刺心。再不怕馬太守仗勢欺人,再不用終日常掛淚痕。

(忽風起,旦掩面介)行云作伴,明月當燈,松濤似琴,伴著我們朗朗書聲,想說、想講、想哭、想笑、想罵、想恨,一任我們的性情,管它紅日催人起,管它更鼓報夜深。守著這片凈土,就我們兩個人。梁兄,你快開門,你快開門哪?你在房中守寂寞,我在門外冷風吹。你還氣我把珠簾放,還我一塊冷石碑!

生(于墓內):英臺!

哥哥能把珠簾扯,沉沉石門無力推,陰陽隔斷同行路,這才是糠米兩分飛。

旦:不,梁兄這就是我們的家啊! (旦捋起衣裙介)梁兄,你看,你看哪。

我穿著繡鞋來相會,你該開門迎我歸。

生(于墓內):英臺!

我盼你來把紅燭點,盼你來喜酒飲同杯,盼你來傷痕共撫慰,共向蒼天問是非。

旦(欣慰的):梁兄,那你快開門,你快開門哪!

(旦打量身介)莫不是嫌我形容悴,進洞房哪能淚雙垂。

為梁兄我重把鬢發理,為梁兄重整新衣撣塵灰,為梁兄我重把紅花戴,為梁兄抹去淚痕展笑顏。說到哥哥心中意,碑飛墓裂響驚雷。(狂風起,旦隨風轉,忽墳裂,生穿新郎服,從墳冢中現身)

旦:梁兄!

生:英臺!

旦:山伯!

生:英臺!

旦:英臺來了!
(旦蓋上蓋頭,緩步走進墳中)
(畫外音:一個故事唱千載。梁山伯和祝英臺,一雙彩蝶傳情愛,今日又向花叢飛過來。


相關鏈接:

上一篇:黃梅戲和青陽腔 下一篇:享受黃梅戲

重庆时时如何取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