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問:黃梅戲在線!弘揚黃梅文化,發揚黃梅精神! 祝全國戲迷朋友萬事如意,闔家幸福!

黃梅戲微信公眾號

贊助商廣告

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藝術片  »  黃梅戲藝術片060《玉堂春》

黃梅戲藝術片060《玉堂春》

編輯日期:08-22   來源:黃梅戲藝術片   作者:   點擊:加載中

黃梅戲藝術片060《玉堂春》

http//www.56.com/u64/v_NTQxMDAxMTQ.html#video_comment

◎中文名稱玉堂春

◎英文名稱The Story Of Sue San

◎年代1964年

◎地區中國香港

◎類別劇情/黃梅調

◎語言國語

◎字幕中文

◎文件格式rmvb

◎視頻尺寸640×272

◎文件大小333mb

◎片長107分鐘

◎導演胡金銓

◎主演樂蒂趙雷高寶樹楊志卿顧文宗

【邵氏經典】玉堂春 http://www.56.com/u33/v_NTkwMDg3NzQ.html

◎簡介

大導演胡金銓早年杰作,改編自《警世通言》之〈玉堂春落難逢夫〉。故事講述吏部尚書幼子王金龍(趙雷)與名妓蘇三(樂蒂)真情相愛。其后蘇三被老鴇(紅薇)暗賣予富戶沈燕林(楊志卿)為妾,卻被沈妻皮氏(高寶樹)誣告毒殺親夫,判以死罪。此時金龍已考取功名,官封八府巡按,為救蘇三,決意開堂覆審……

邵氏的《玉堂春》拍攝于1964年,過去近半個世紀了,卻仍然十分好看,107分鐘一點也不顯冗長,著實令人欽佩,想來昆汀成為邵氏忠實的粉絲絕不是沒有道理的。

“蘇三起解”是一個著名的唱段,俺雖然不會哼上幾句,但聽得次數卻是不少,所以《玉堂春》的故事流傳之廣,民意之深,頗有中國古典傳統的敘事風格。電影的敘事也是如此,結構上毫無機巧可言,基本是順序的筆墨,直到王公子錢財散盡不得不回鄉,此時才有兩條線索,但王公子的線索淺嘗輒止,蘇三由于涉及到一樁兇殺案便多敘了一些,當然故事不是講述案情,所以也無任何懸念可言,于是想來,故事傳統,吸引人的絕不是故事本身,而是人,一名為紅顏千金散盡把個功名淺斟低唱的公子,以及一個癡心守夫的烈女妓身。人物命運是此片的主要魅力所在,于是,劇情的發展實際上都是與人物命運相結合的,或者兩人之情,或者一人之難,相識,相知,梳攏,散盡,歸家,守節,被騙,奴役,謀殺,判刑到翻案,如此點來,情節變幻卻是迅速的,命運多舛,觀者自然一個心思的撲在了劇中。

傳統的古典小說中,人物變化是很薄弱的,《玉堂春》也不例外,這種創作理念顯然與現代的影視創作風格絕不相符,現在影片中,一個人若是沒有什么變化,那么基本認為人物便是失敗的,經過大風大浪,或看破紅塵或獲得真理等等,不一而足了。

人物沒有變化,那么人物必須可愛,張徹的電影血氣方剛,人物變化少但個個英雄,自然受到觀眾的追捧,同樣個理兒,蘇三與王公子的性格特點自然也是極為可愛的。相較起來,王公子的性格多少有些輕浮之嫌,雖然有愛之深情之切,但多還是敗家的子孫,所以最后必須獲個功名以補足這份年少的輕狂。蘇三則是完全不同,雖為妓者,但卻在梳攏之后意守王公子,雖然不是明媒正娶,但卻是忠貞無二,這很符合中國傳統女性的操守,于是她受了冤枉,看客們沒有不為之落淚的,所以蘇三的可愛不是個人性格,至少影片中體顯并不太多,恰恰是女性的德容。

邵氏的《玉堂春》拍攝于1964年,過去近半個世紀了,卻仍然十分好看,107分鐘一點也不顯冗長,著實令人欽佩,想來昆汀成為邵氏忠實的粉絲絕不是沒有道理的。

“蘇三起解”是一個著名的唱段,俺雖然不會哼上幾句,但聽得次數卻是不少,所以《玉堂春》的故事流傳之廣,民意之深,頗有中國古典傳統的敘事風格。電影的敘事也是如此,結構上毫無機巧可言,基本是順序的筆墨,直到王公子錢財散盡不得不回鄉,此時才有兩條線索,但王公子的線索淺嘗輒止,蘇三由于涉及到一樁兇殺案便多敘了一些,當然故事不是講述案情,所以也無任何懸念可言,于是想來,故事傳統,吸引人的絕不是故事本身,而是人,一名為紅顏千金散盡把個功名淺斟低唱的公子,以及一個癡心守夫的烈女妓身。

人物命運是此片的主要魅力所在,于是,劇情的發展實際上都是與人物命運相結合的,或者兩人之情,或者一人之難,相識,相知,梳攏,散盡,歸家,守節,被騙,奴役,謀殺,判刑到翻案,如此點來,情節變幻卻是迅速的,命運多舛,觀者自然一個心思的撲在了劇中。

傳統的古典小說中,人物變化是很薄弱的,《玉堂春》也不例外,這種創作理念顯然與現代的影視創作風格絕不相符,現在影片中,一個人若是沒有什么變化,那么基本認為人物便是失敗的,經過大風大浪,或看破紅塵或獲得真理等等,不一而足了。

人物沒有變化,那么人物必須可愛,張徹的電影血氣方剛,人物變化少但個個英雄,自然受到觀眾的追捧,同樣個理兒,蘇三與王公子的性格特點自然也是極為可愛的。相較起來,王公子的性格多少有些輕浮之嫌,雖然有愛之深情之切,但多還是敗家的子孫,所以最后必須獲個功名以補足這份年少的輕狂。蘇三則是完全不同,雖為妓者,但卻在梳攏之后意守王公子,雖然不是明媒正娶,但卻是忠貞無二,這很符合中國傳統女性的操守,于是她受了冤枉,看客們沒有不為之落淚的,所以蘇三的可愛不是個人性格,至少影片中體顯并不太多,恰恰是女性的德容。

女有德容便會受寵,雖寒貧出身,雖陷于娼門,但卻守得了一片真心,按照古典的標準,此女便是好樣子的。

古典作品中對妓女的描寫很多,有才學之士,有俠義之士,有忠貞之士,更有自尊之士,用士形容女子,顯見是多大的夸耀了。

回到梳攏的話題上,男人倒顯得薄幸了許多,《玉堂春》中的王公子算是有心人,但卻也有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等故事。昔有一怒為紅顏,既豪氣又情義,但絕大多數無非是逢場做了戲,有倆閑錢玩個風雅而已!《團長》中孟煩了的父親曾說“風花雪月不失為小雅”,于是,戲演的成份便更為濃重了。

蘇三的故事好在小雅終于成了大雅,俗話便是有情人終成眷屬,但十分可惜的是,蘇三一個背字當頭,接連遭受了磨難,只能苦等苦捱,等不來捱不過就只好認命伏了冤罪,而王公子卻是晴天白日,梳攏散了錢也算是成長的一個教訓,這逢場的戲是做不得了,于是發奮用功得了一個功名。而這功名絕不是王公子一人所需,恰恰是為了事后解救蘇三而預備的,在這個時候,男人終于把小雅梳攏變成了大雅的梳攏,女人卻始終沒有擺脫被梳攏的地位!

于是,我倒看得明白了,梳攏雖是妓院的行話,卻真是古典男人與女人關系的寫照,至于到了現代,女人還是希望被男人梳攏著,男人還是希望梳攏著女人,而且越多越好,與古典唯一不同的是,蘇三與王公子的性情倒是少見了,但時代進步,人物也是有變化的,于是便符合了現代劇作的原則。

當然,也許現代劇作的原則恰恰符合了現代人的多變,蘇三與王公子,那是古戲,當不得現實的!

江青、劉家昌、李翰祥之間的一點舊聞:

1966年6月27日,劉家昌與國聯電影公司知名演員江青閃電結婚,惹得國聯老板李翰祥十分不滿,造成江青與李翰祥關系惡化。李翰祥對人說:江青是他由香港帶來臺灣的,他一手培植出來,如今她要結婚居然不告訴他一聲,真是太不應該了!

出人意表的是,才與江青結婚4年,1970年7月19日,就在桃園夏威夷飯店,對李翰祥飽以老拳,差點還拿煙灰缸砸向李翰祥。打完李翰祥之后,劉家昌馬上舉行記者會,一邊流淚,一邊聲稱他握有江青與李翰祥之間的“充分證據”。李翰祥則對外聲明,否認有劉家昌懷疑的茍且之事。同一天稍后,劉家昌帶著江青,進了律師樓,當場簽下離婚協議——結婚是閃電結婚,離婚也是閃電離婚。

江青跟鄭佩佩是邵氏培訓班的同學,至今兩人都是好友,好像在鄭佩佩博客看見江青跟她同年同月生,那么江青也是1946年12月生。

江青剛在培訓班畢業就被李翰祥帶到臺灣了,所以在邵氏的作品就僅此一部客串的《玉堂春》而已,她去了臺灣也大有一番作為,連續主演了《七仙女》、《西施》、《幾度夕陽紅》、《狀元及第》、《喜怒哀樂》等國聯的知名影片,李翰祥在國聯的電影基本都是她挑大梁,1971年,不足25歲的江青就退出影壇,從此專心研習舞蹈。

黃梅戲《玉堂春》選段相關介紹

http//www.21edu8.com/art/wenxue/15979/

黃梅戲《玉堂春》(林南、侯長榮主演)http://www.tudou.com/playlist/p/l7073651.html 7集14節完整版

相傳玉堂春是蘇三的藝名,在她五歲那年,被樂戶蘇淮與妻子一秤金把她從山西買來。經過十年的調教,把她培養成能歌善舞、文彩非凡的女子,艷幟一樹,蘇三就成了京城名妓。因她不論走到哪兒,都使房屋蓬蔽出輝,因此一位客人送給她一個藝名——玉堂春。玉堂春因是花魁之列,從不輕易接待客人,一般能見到她的都是腰纏萬貫的名門望族。而且玉堂春待客以清雅彈唱為主,不輕易待寢。

當時明武宗剛剛即位,太監劉瑾專權。賢臣王瓊得罪了劉瑾,被迫遷出京城,只留下兒子景隆收討歷年的貸銀,再回老家永城。十八歲的王景隆非常能干,很快收回全部本息,打點一切過兩天就要回家了。出發前的兩天,他在街上信步閑逛。不由自主來到蘇三所在的葫蘆巷,他在人指點下邁進了一秤金家。一秤金雖然看出他確是個大家公子,但蘇三也不能輕易的見他,于是推說蘇三正忙。王景隆掏出一錠金子,她立刻眉開眼笑地把蘇三領了出來。

王景隆細細地端詳這位京城名妓,真不敢想信天下還有如此貌美之人,一秤金殷勤地置下酒菜,酒過三巡,王景隆就留宿房中。一夜風流,夜夜如此,王景隆干脆搬到妓院居住,早把回鄉的事拋到腦后。還不到一年時間,王景隆的三萬紋銀花得一文不剩。一秤金就把他趕了出來。王景隆身無分文,淪為乞丐,白天沿街乞討,晚上在關王廟棲身,非常凄慘。

蘇三自他走后,拒不接客,幾經周折,終于找到他,見他凄楚的模樣不禁淚流滿面。回去以后,蘇三將首飾細軟托人交給王景隆,讓他先回老家后,再作打算。一秤金發現蘇三的首飾不翼而飛,一氣之下將她打了一頓賣給洪洞富商沈洪為妾。沈洪的正配皮氏與人通奸,怕被蘇三發現,就想用下了砒霜的面湯毒死她,不料面湯被沈洪誤喝,沈洪流血而死。皮氏誣陷蘇三謀殺其夫,告上公堂,蘇三屈打成招,被關入死牢。

而王景隆回鄉以后,埋頭苦讀,第二年參加會試,一舉登科,官任山西八府巡按。他派人到葫蘆巷尋找蘇三,卻已人去樓空。王景隆來山西巡察時,在秋后問斬的名冊中竟然看到“蘇三”二字,真是大驚失色,立即提審蘇三殺夫一案。蘇三一見有昔日的心上人作主,立刻把冤屈盡吐一遍。王景隆自然作主洗清冤案,懲罰了皮氏。后來,王景隆在京城置下房屋,娶蘇三為妾。

越劇《玉堂春·起解》的唱詞

越劇《玉堂春》戚畢經典劇目 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QqyHjuD9G5c/

蘇三起解

(蘇唱)蘇三離了洪洞縣,一路起解赴太原。陽春三月花似錦,我見花傷情心悲慘。久居監禁不知春,驟見春色更辛酸。一陣飛鳥頭上轉,鳥兒啊,你能否為我把信傳?傳言南京王公子,就就蘇三遭禍端。此生難與君相見,再要團圓已無緣。

(蘇唱)我自幼身世太凄涼,青樓賣笑度時光。情投意合逢三郎,海誓山盟配成雙。恨的是鴇兒貪財施毒計,平地風浪將我嫁富商。面中毒藥非我放,皮氏大娘狠心腸。老伯呵,可憐我的屈打成招受冤枉,恐怕是水落石出無希望。(白)苦也!(唱)玉堂春,含悲淚,忙往前進,想起了,當年事,好不傷情。過眼云煙化灰塵,到如今恍如隔世人。一可恨爹娘心太狠,他不該,將親生女兒送娼門。青樓生涯非人過,受盡折磨痛苦深。

(崇唱)說什么爹娘心太狠,誰愿意將親生女兒送娼門。定然是,生計所迫出無奈,骨肉分離也傷心。

(蘇唱)二可恨鴇兒喪良心,她不該,忘恩負義無人情。我為她,掙得多少雪花銀,到頭來將我賣與沈延林。

(崇唱)鴇兒是有財客笑臉迎,無錢漢,莫上門。姑娘年輕當作搖錢樹,到人老珠黃就當作陌路人。談什么良心說什么恩呀,還不是黃金白銀換人情!

(蘇唱)三可恨富商沈延林,他不該嫖院帶來一斗金媒人謝銀三百兩,害我山西受苦情。……..四可恨皮氏大娘起毒心,她不該毒面藥死親夫君,又買通贓官洪洞縣,害我冤枉海洋深。……..五可恨三班衙役也分贓銀,將我蘇三當堂屈打來招認。越思越想越可恨,這洪洞縣內無好人。……..一句話兒錯出口,爹爹一旁把氣生。走上前去忙賠禮…….爹爹,爹爹呀!唯有你,老爹爹是個好人。

(崇白)哈……..走吧!

(蘇白)爹爹且慢,想昔日我與王公子分別之時,曾在神前立下誓愿,如今待我祝告神靈。

(崇白)如此也好。

(蘇唱)我這里,雙膝跪,哀告神前,稟一聲,關王爺,細聽奴言。想當初,與三郎,古廟一別,訂下了,白頭約,各走天邊。又誰知,玉堂春,慘遭不測先受騙又遭冤苦受熬煎。求神靈,保佑奴,冤情大白,與三郎,重聚首,再能相見。……..老爹爹,他說道,冤枉難辯,不由我,玉堂春,心似油煎。(白)天呵!(唱)叫蒼天,天不語。(白)關王爺啊!(唱)求神靈,神無言。蒼天為何不開眼,菩薩為何不靈驗。(白)也罷!(唱)蘇三縱然身一死,作鬼也要去申辯!

京劇“玉堂春”觀后筆記

京劇【玉堂春】http://v.youku.com/v_show/id_XMTE0MDUxODA=_type_99.html

京劇【玉堂春】[遲小秋.宋小川][劇場版全劇] http://www.56.com/u11/v_NDg4MzkyNDM.html

牽著蝸牛散步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18639680100h2qu.html

一、劇情簡介

蘇三曾是妓院中的清倌人,藝名玉堂春。王金龍前往妓院以訪嬌容,與蘇三相互鐘情,立下婚約。后王金龍金銀散盡,被老鴇趕出妓院,蘇三私贈錢財使王金龍得以回南京。王金龍走后,蘇三被老鴇賣與山西商人沈雁林做妾,一年后遭沈妻毒計陷害,惹上謀殺親夫的人命官司,被打入死牢。王金龍彼時官居山西八府巡按,提調此案。蘇三起解……

二、主題思想

通過正面的,對蘇三冤案平反經過的描寫,透露了明朝官場的腐化。

三、賞析

1.主要人物形象

(1)蘇三

蘇三是底層人物的代表。

七歲被親生父母賣入妓院,受盡苦難。可慶凡事都有兩面性,蘇三見過的人多,遇到過的事也多,使得她舉手投足雖難免有些煙花女子的做派,但是她頭腦清醒聰明,性格上又比從未受過苦難的人多了幾分韌性。

前往太原途中,崇公道可憐蘇三弱質女流,主動提出要給蘇三打開刑枷,待臨近太原再戴上。蘇三一眼看出崇公道心腸不錯,又知其未有子嗣,索性順水推舟,將其認作干爹。崇公道對她的照顧本是出于好心,這樣一來,倒又加上了父女情意,不照顧都不行。蘇三此舉,非但不像一個被押解的妓女,倒像是一個暫居人下的落難英雄,將一身棱角都折起來藏好,只待翻身之日。

蘇三來到公堂。堂上,王金龍為確認她的身份,要其抬頭。那一眼,蘇三是否認出了王金龍?且看后來,劉秉義與蘇三的一段對話。

劉秉義:今日若見了王公子,你可認識他呀?

蘇三:慢說不認得王公子,換骨脫胎我也認得清。

蘇三第一眼就認出了王金龍!她為何不主動與王相認?無外乎兩個原因:一是為了保護王金龍;另一是為了保護自己。

王金龍今非昔比,已是八府巡按,若讓人知曉曾與妓女有舊,并試圖為舊情人翻案,輕則遭人話柄,重則可能會丟官。蘇三對王金龍朝思暮想,肯定是希望王金龍過得好,而不是牽連他。

這是我們從一個癡情而識大體的女子所應站的角度來考慮的,是浪漫美好的想法。我們不能說蘇三沒有這樣的顧慮,但是我更偏向于另一個角度:蘇三更多的,是為了保護自己。

當日王金龍與蘇三相愛,立下誓言,那愛是真的,誓言也是真的。可如今已非當日,王金龍是朝廷命官,雖然蘇三仍然愛他,但是他是否依然愛著蘇三?是否愿意屈尊與蘇三相認?要知道,多少皇帝打下江山后,就要殺死那些曾經知道他卑下的過去的人,蘇三又焉知王金龍不是個負心之人?若王金龍早已變心,或者像《鶯鶯傳》的張生那樣貪圖前程,那么蘇三的下場,實在不敢想象。這樣的說法可能太現實了些,但是性命攸關,任誰都不會輕易冒險。

當然,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此刻蘇三的毫無反應,都是智慧的表現。

若僅僅是毫無反應,產生的結果便僅僅是王金龍依照法律重新審理此案,夜長夢多,結果或喜或悲誰說得清?所以,在無為之后,蘇三又開始順著潘、劉二人的種種難堪提問,談到了當年自己對王金龍的一片情意,最終喚起了王金龍的一片內疚和疼愛,為自己爭取到了最后的勝利。

劉秉義:你看那府按大人坐在上面,我來問你,焉是王郎?

蘇三:大人,眼前若有公子在,縱死黃泉也甘心。

我不太了解,按照京劇的場景布置,以上這兩句對話王金龍是否應該聽到,若真的聽到了,不心疼不難過才怪呢,又怎舍得這樣一個人死去?當然,蘇三能為自己爭取到勝利,還是因為王金龍是個有良心的人。若真是個負心男兒,說什么都沒用的。

王金龍深夜探監,蘇三已知王金龍的心意,卻因他白天公堂之上不認自己而惱怒。

前面我們說過,以蘇三的智慧,她知道公堂之上是不能相認的。王金龍深夜看她,她也一定知道了王金龍的心意,那么她到底為什么惱怒?其實,是每個女人都該懂得的,對付男人的小伎倆而已:不這樣,怎么能體現自己的不容易,讓王金龍更疼愛她?道理就是這么簡單,偏偏大家閨秀們極少能精于此道,搞得男人們都出外尋花問柳,留的嬌妻在家孤枕而眠。

從明末至今,幾經豐滿,蘇三成為了一個光鮮亮麗的藝術典型。

(2)崇公道

單看這名字,就讓人不得不去思考此形象的典型性。

在洪洞縣做了大半輩子衙役,崇公道對于衙門里的黑幕沒有不知道的。能混大半輩子,還不失本心,沒有點老滑頭的本事是不行的。

你說你公道,我說我公道。公道不公道,自有天知道。

不僅天知道,崇公道亦知道。然知道又能為之奈何?莫說崇公道膽小怕事,需知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,他盡己所能幫助蘇三,便已然是公道了。

(3)王金龍

媽媽說,癡情女子薄情郎。你幾曾見一個男子苦苦等待一個女人?只有女子用一輩子等待一個男人。

如此說,王金龍曾經忘記與蘇三那段約定,只是因為他是個正常的男人。

蘇三:玉堂春好比花中蕊。

王金龍:你把那王公子比作何來?

蘇三:大人哪,王公子好比采花蜂。想當初花開多茂盛,他好比蜜蜂兒,飛來飛去采花心。如今不見公子面,我那三郎啊——花謝時不見那蜜蜂兒行。

唉,王金龍已算是有良心的了,還能提什么要求呢?

2.對官場黑暗的揭露

故事開始,崇公道即奉命押解蘇三前往太原復審。蘇三起解。

“起解”是傳統政治文明中的一部分,如果要簡單的翻譯成現代漢語,那就是:“提審”。提審程序如果按照目前的訴訟法理論,是上級法院根據自己的意志做出的、對下級法院生效判決重新審理的司法程序,五百年前的明清時期的規則也與之驚人的類似:蒙冤的囚犯通過各種渠道,找到一審衙門的上級——主要是監察機構“御史臺”,申訴自己的冤屈,御史們如果覺得確實冤屈,就可以將案卷連同人犯和證人一同提到自己的衙門審理,稱為“審錄”而審錄中人犯的上路,就是“起解”。(語出“百度百科”)

蘇三的案子是冤案,那么,起解前往太原,就是給了蘇三一個翻案的機會。崇公道說給蘇三“道喜”,便是基于此。可是,明明是件喜事,為何蘇三說起來就悲切,想起來就覺得自己有去無回?

“蘇三離了洪洞縣”的一段梅派唱詞更加深了我們的疑惑:

蘇三離了洪洞縣,將身來在大街前。

未曾開言我心好慘,過往的君子聽我言。

哪一位去到南京轉,與我那三郎把信傳。

就說蘇三把命斷,來生變犬馬我當報還。

“起解”等于“把命斷”?

如果只聽這段唱詞,可能多數人會認為“起解”是很可怕的事。就是說,在蘇三的時代,“起解”,已經失去了它本應具有的正面意義。官場的黑暗,已經使得“起解”不僅不會為人平反,搞不好還會讓人受到更多的苦了。

程派唱詞倒是還給了人一線光明:

蘇三離了洪洞縣,

將身來在大街前。

未曾開言我心好慘,

尊一聲過往君子聽我言:

哪一位去往南京轉,

與我那三郎把信傳。

言說蘇三遭冤案,

今日起解奔太原。

若遇清官把案斷,

日后有生當報還。

只是,“若遇清官把案斷”,本身也在暗示著“臟官”之多。本應帶給犯人希望的“起解”,倒更像是催命符了。

如果說這黑暗中還蘊藏著一絲光明,那是蘇三還能遇到崇公道這樣的好人。可這樣的好人也參與過蘇三案的分贓,給這光明之上又籠罩了一層黑紗。

時任山西八府巡按的王金龍,難忘舊情,提審蘇三。一同會審的兩個下級官員:潘必正、劉秉義,猜想王金龍與蘇三有舊。于是公堂之上,二人一個唱紅臉,一個唱白臉,百般試探套話。雖蘇三盡量避免將王金龍牽扯,但終難免真情流露,讓潘、劉二人確信實情。

王金龍為避嫌,不肯親自宣判,責成劉秉義宣判,并要求其宣判結果為蘇三無罪。劉秉義不肯,并為此與王金龍起了口舌之爭。官場爭斗,此處可見一斑。潘必正是老狐貍,先前會參與到公堂之上對蘇三的試探套話,心中必然有自己的小算盤。可是最后,潘、劉二人卻聯起手來支持王金龍宣判蘇三無罪,并建議王金龍迎娶蘇三,這葫蘆里又賣的什么藥?

戲到洞房花燭夜結束了。那花柱照亮了蘇三的婚姻,卻照不亮王金龍的官途。想起元稹的《鶯鶯傳》,那個讓人謾罵鄙視的張生,再看眼前的王金龍,雖讓人肅然起敬,但又不免為其擔憂。

四、小結

前幾天跟一位網友說到京劇,他說,看京劇看的是角,而不是像我這樣較真的。我卻說,京劇能稱為國粹,就一定是經得起推敲的,若經不起推敲,便不配做國粹。

我堅定著這個想法,并抱著這份堅定,在看京劇。看角,是捎帶的。不過“玉堂春”的兩個角可都是名角,若不各說兩句,顯得有點不識好歹;若各說兩句呢,我又不懂唱腔,生怕說錯了,所以,決定每個角說一句:

欣賞了宋小川的王金龍,便會體會到“大宅門”里的白家小姐為什么會無怨無悔愛上宋小川扮演的萬筱菊;

遲小秋的“玉堂春”比“孔雀東南飛”還要好。


重庆时时如何取款